<rt id="w1gjg"></rt>

    1. <rt id="w1gjg"></rt>
    2. <cite id="w1gjg"></cite>
        1. <rt id="w1gjg"></rt>

              1. 新聞熱線:0577-88539042    監督舉報:0577-88523479
                甌海黨務 甌海人大 甌海政務 甌海政協
                當前位置: 您當前的位置 : 甌海新聞網  ->  文化  ->  甌園  -> 正文

                剃須刀

                來源:甌海新聞網  
                2022年03月09日

                  ■翁德漢

                  當兵回來的舅舅,在老家的小溪邊,一只手拿著一面小圓鏡,一只手拿著剪刀剪自己的胡須。他沉醉在自己的胡須里,好像在做一件大事似的,把當兵時一絲不茍的精神用在上面。我們一邊看,一邊笑,因為剃胡須在當時不常見。其實從某種意義上講,我們還有點不好意思,但是舅舅卻泰然處之。

                  若干年后,我讀到了一篇小說,里面講到,男人剃胡須,是一種性感的表現,所以不要在不熟悉的女性面前做。讀到的那一刻,我就認為講得很有道理,因此依然記得。

                  剃胡須的工具叫剃須刀,疊加算來,我用過好幾個。

                  是從什么年紀開始剃胡須的,我一點記憶都沒有,挖空心思也想不出來。按照工作的時間算來,應該是走上社會后的那三年時間里。

                  我的第一個剃須刀應該是電動的單刀面的,需要用電池,質量也不大好。一是在鄉村,大部分賣的是此類檔次的產品;二是我也舍不得花大價錢去買質量好的。使用這樣的剃須刀,臉面往往被硌得好像赤腳踩上了山路,挺難受的。我剃胡須,是從下巴兩邊倒著開始,剃了左邊,再往右邊去。這讓我想起小時候在農田里“運草”,要用手把地里的雜草都拔掉。每次剃胡須,都是在早上,時間急,覺得自己剃完了,趕緊去上班。到了單位,再摸摸自己的臉面,發覺有一大片的“草”還沒有消失。

                  剃須刀天天用,自然也就壞得快。起初以為是電池沒電了,換了一個上去,結果還是那樣。大概那一段時間囊中羞澀,去買了一個刀片來刮。臉不是水平如鏡般可以讓刀片來去自如,而是凹凸不平。一不小心,刀片就沖入皮膚,把肉當作胡須來刮,血就流出來了。為了加大臉面的潤滑程度,我用沐浴液事先在手上搓了起來,等泡沫積攢到一定程度時,然后抹到臉上去,再摩挲幾下。這樣對刮胡子有所幫助,但實際上還是有地方被刀片刮破。

                  自那以后,我就沒用過刀片胡須刀。因為刀,是難以把握的東西。

                  那一段時間,我干脆不剃胡須了,讓其自然生長。到了第二天,一摸過去,一股刺意朝著手指攻擊過來。第三天,刺意沒了,但是“這叢草”已經頗有氣勢。這天,就有同事問是不是打算蓄須了。

                  我對蓄須一點興趣也沒有,總覺得那些蓄須的中年男人,比玩串串的還要油膩。下巴就這樣長著一片“草”,假裝在思考時摸一摸,讓人不忍直視。

                  聽同事這么一說,我趕緊去買一個剃須刀回來。直到后來,被各類劣質剃須刀折磨精神后,我花了好幾百塊錢,買了一個國外品牌的電動剃須刀。從此,我的胡須按時下課,這個剃須刀陪伴我慢慢變老。

                  這剃須刀有三個刀頭,互相合作,配合得當,從不打架吃醋,用到誰時誰干活。三個刀頭服務態度好,也不嫌棄胡須長和短,只管努力干活,讓胡須賓至如歸。三個刀頭呈三角形排列,中間可以上下浮動呈弧形,方便剃胡須。它好像一個優秀的服務員,不僵硬,不會讓臉面不舒服。對于作為擁有者的男人來說,這點更重要了。畢竟臉面重要,心情自然更舒暢了。

                  電動剃須刀給懶惰的男人們一個極大的展現機會,剃了后不用馬上清理須灰,先讓它們在刀片間休息一段時間。等哪天感覺刀片反應遲鈍了,就打開須灰儲藏室,把它們倒了出來。但是,它們并不是一陣風,一吹就走,有的須灰牢牢地粘在邊沿。這種剃須刀的設計師早已預料到這種情況了,于是在剃須刀里面設計了一條水道,當我們把它放到水龍頭下面沖洗時,水會帶著須灰走。

                  有一天早上,我剃了胡須后,把它沖一沖,開著蓋放陽臺上曬太陽。等我傍晚下班后回家時,發現剃須刀居然不見了。被風吹到樓下去了?我問起家人,才知道被岳母當作垃圾收起來了。原來,她以為這個已經壞了,因為里面都有水漬了,打算幫我扔掉。幸運的是,她還沒下手。

                  除了一些書,和家人,陪伴我最久的,也就是這個剃須刀了。這十幾年來,生命中有的人走了,有的人漸漸遠了,有的人相隔幾百米而從不見。而剃須刀每天早晨,都要問候一次,或是站在客廳里,或是坐在沙發上,或是在衛生間上大號。就算出差幾天,也要帶著,要不然就沒有臉面了。一次搬家后,居然找不到剃須刀的充電器了。這可是大事,沒有充電器,等于剃須刀趴窩了。偏偏這個充電器還是專用的,別的都不相配。最后只能在市區某破舊的老房子里找到了這品牌的專用店面。這個單買的充電器在我用了幾次后,清理物品時,把原來的那個充電器找到了。于是,一個剃須刀,兩個充電器輪流用,一直到如今。原配老得快,塑料皮都硬化了,充電卻快多了。世間事,不都是這樣嗎?

                  十幾年過去了,整個剃須刀除了污垢,和每天至少要按一次的開機鍵,其他地方依然完整。只是,它的功能明顯差了許多,以前充一次電可以用好長時間,如今只能用五六次了,所以需要頻繁地充電。我知道,它遲早會退出現役,在準備了一個新的剃須刀的情況下,我還是堅持用著,直到它的生命走到盡頭。

                責 編:翁德漢

                監 審:吳 遠

                總監審:周樂光


                編輯: 陳奕如  

                bb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