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w1gjg"></rt>

    1. <rt id="w1gjg"></rt>
    2. <cite id="w1gjg"></cite>
        1. <rt id="w1gjg"></rt>

              1. 新聞熱線:0577-88539042    監督舉報:0577-88523479
                甌海黨務 甌海人大 甌海政務 甌海政協
                當前位置: 您當前的位置 : 甌海新聞網  ->  文化  ->  文學  -> 正文

                翁德漢|各自陌生

                來源:甌海新聞網  
                2022年03月18日

                古道

                解體的石板

                半人高的野草

                非法注入的靈魂

                一條道路拉出來鞭尸


                我的雙腳踩上徘徊中的螞蟻

                馬上伸回來

                避免進入一個漩渦


                回頭看看

                身后暮色籠罩

                墓地的風景

                歡樂的大樹

                打招呼無人回應的風

                一個寂寞的牌


                墓地里的人

                或許看不到墓地的風景

                或許看到了墓地的風景


                活著時,大致也如此

                有的風景看得見

                有的風景看不見

                在春天,吸一口茶花蕊

                茶花大大方方地開放了

                蜜蜂急急忙忙來做客了


                春天,蜜蜂是最繁忙的物種

                在茶花上種下一個一個印記

                把姓蜜的茶花摘下

                黃花蕊翹起嘴巴吸了一口

                蜜蜂留下的足跡

                被抹得一干二凈

                給闖入者

                驅趕一條

                闖進書房的小蟲子

                它在打我的書的注意

                它是我的敵人

                最后,它被我

                一個指頭壓扁了


                一片陽光突破了兩層窗簾

                籠罩了所有的書

                我在陰影里

                推翻冬天的溫暖

                張開嘴巴說“風”

                “風……”

                桌子上的紙片

                游了起來


                “風……”

                蛋糕上的蠟燭

                又躍過了一個節點


                “風……”

                落葉加速度

                來到了秋天


                我閉上嘴

                世界停頓了下來

                仿佛成了黑洞的食物

                把尾氣還給汽車

                汽車是一個吃汽油的怪物

                汽車是一個吃文明的寵物

                吐出一圈煙噴在了

                文明的臉上


                我們要把尾氣還給汽車

                把汽油還給加油站

                把石油還給大地

                把文明拉出來樹牌

                我們還要把雙腳

                從癌癥的鮮花上

                摘下來

                風未從指尖吹過

                在冬天,人們能制造風

                比如指尖在空氣中劃過

                產生了一場戰栗

                比如在摩托車上奔跑

                策劃了一場戰爭


                在冬天

                口袋收納了雙手

                一再被提及的事故

                失去了澄清的機會

                風從指尖穿過

                來到了暖水的溝里

                橋頭的路燈

                山坳里的一座橋

                好像剛從外星回來

                孤零零地懸掛著


                橋的這端有一盞路燈

                那端也有一盞路燈

                只是沒有燈泡


                這座山里只有這些路燈

                到了這里的人都說

                到了

                陸地上的魚

                陸地上

                膽子占滿了身體的魚兒

                左眼盯著左邊

                右眼盯著右邊

                它忘記了頭頂上的

                電燈柱

                攔住了它的去路

                夜幕下

                夜幕下的黃

                守護著自己的孩子

                揮灑到城市的直線角落

                一具滿載水泥的身體

                在摩托車上安寧著


                或許,這條路上的水泥

                是他鋪的

                午夜了

                他一點也不著急

                凌晨的到來


                他如同一道光

                從車窗里飛了進來


                懷孕

                路邊的行道樹

                被工人刷上了一層

                厚厚的白漿


                孩子問這些樹怎么了

                大人將手搭了上去

                診了一下樹脈

                說樹懷孕了

                春天即將到來

                臘梅開了

                公園里的梅花為了正名

                不驚動冬天

                裂開嘴巴開放了

                它的紅告誡路過的人形動物

                它叫臘梅


                低著頭的人

                從邊上甌海大道某個路口

                紅綠燈上截取紅色

                來裝飾眼睛

                和臘梅拼接成一副

                各自陌生的黑白畫


                梅花可以開在街上

                梅花可以開在庭院里


                責 編:翁德漢

                監 審:吳 遠

                總監審:周樂光



                編輯: 陳奕如  

                bb电子